迈克尔赫德森先生是美国著名经济史学家、经济思想史学家,他是一位有独立见解的金融和经济分析专家,曾经长期在华尔街担任金融分析师。本文收录在《金融帝国》第三版,即将出版。

好的欢迎大家,欢迎在座的每一位以及通过网络观看直播的朋友 。首先我要感谢刘健芝教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是Peter Beattie 现在是香港中文大学全球政治经济学硕士课程的助理教授。我们的课程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GFC)之后开始的,它的成立是为了给未来的领导人和公民提供教育以帮助他们避免类似的灾难。

这里我不是在谈论那些大家比较熟悉或已经被广泛讨论的全球金融危机的成因,例如金融化、放松监管 、衍生品或大规模金融破坏性武器;我谈论的是知识的原因:是那些腐朽的知识,让政府、学术圈、企业界的全球领导者们相信市场在“看不见的手”的庇佑下自我调节、自我获利并且这个看不见的手可以使所有人远离危险。

我谈论的是经济正统一种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在很大程度上很可悲的与教条和科学有更多的共同点,正如大卫格雷柏(David Graeber)在他对Roberts Skidelsky最新的著作的评论中写到的那样:“当今的主流经济学家可能不善于预测金融危机、促进共同繁荣或者提出预测气候变化的模型,但是在成就自己上、在不受这些失败理论影响自身的学术权威上,他们的成功无与伦比。与之相提并论的成功或许只存在在宗教的历史中”。

因此,设立这门全球政治经济学的硕士课程是希望提供更多样化的观点,帮助下一代避免被传统观念误导且必须在未来避免发生此类灾难,比如即将发生的气候灾难。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为自己培养一些逆势或批判性的思考能力,就像马克吐温的建议:“当你发现自己站在大多数人一边时,是时候停下来反思了”。

有鉴于此,我想不出有更好的演讲者了,请允许我为硕士课的同学们、香港社区和世界各地的网友们介绍迈克尔赫德森教授。2006年迈克尔哈德森在《哈珀》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提醒了大家有关美国房地产市场的状况,所以当全球金融危机最终袭来时我并不惊讶。

迈克尔赫德森始终是一位批判性学者,有点逆势而行。他的学识和学术上的造诣要比他的主流同行好太多,这实际上让我想起了电影《大空头》中的一个精彩桥段:一个愤怒的把所有的钱都用来做空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投资者问经理:“你是说你比格林斯潘更厉害吗?”他得到的答案:“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21世纪初,我在纽约的法学院上学。当时我天真地认为法律和法理学是理解世界运作方式的制高点,但在我了解了法律现实主义学派之后,我意识到真正的权力不可能存在于正式的法律中,而是存在于政治经济学中。所以我找到了廖子光的著作,之后他把我介绍给了赫德森教授。

我首先阅读了《金融帝国》(中文第三版即将出版),然后是《全球分裂》这本书的主题也就是今天迈克尔赫德森演讲的主要内容。同时也更新了关于美元霸权以及如何取代它的讨论。然后我继续阅读迈克尔赫德森的其他书籍,比如:《The Bubble and Beyond》和《Killing the Host》(杀死宿主)这两本书都涵盖了当今全球金融是如何扮演寄生性和经济破坏性的角色。《国际贸易与金融经济学》这本书是一部出色的关于国际贸易和投资理论的知识史著作。最后再举一个例子《保护主义美国经济崛起的秘诀》是对被遗忘的美国政治经济学学派和19世纪关于波普尔劳工和高工资经济学说的辩论的挖掘,它涵盖了一个半世纪以来发生的辩论。

我认为今天的讲座非常重要,特别是对当今的中国可资参考。现在我想再次欢迎大家的到来,让我们有请赫德森教授。

我很荣幸来到这里,同时也十分感谢皮特和刘健芝教授邀请到了如此杰出的观众。

由于我们谈论的是美国霸权的终结,我必须首先解释霸权是什么。我演讲的基本主题是任何国家寻求全球主导地位或建立帝国的前提是国际收支以及主宰和控制世界货币体系的能力。因为说到底,金钱是比军事力量更重要的杠杆。正如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如果你能控制货币体系,你就能让其他国家对自己负债,如果你能让它们负债那么你对待它们就可以像欧洲央行的国际货币基金对待国际社会一样对待希腊或拉丁美洲或阿根廷或乌克兰或俄罗斯。

如果国际金融霸权喜欢你,比如像乌克兰。那么无论你是何种形式的政府,它都会称你为民主政府并给你所有你想要的钱;如果你寻求独立于美国的控制伊朗或者委内瑞拉,如果你不向美国出售自然资源,那么你将无法获得财务信贷、无法创建自己的货币供应体系以及为自己的经济增长提供资金所需的财务基础。所以美国的霸权使美国能够通过切断其金融体系的联系来阻止任何其他国家的发展,就像 1991年后苏联的情况一样。

基本上,美元化使美国平衡国际收支的能力没有任何限制自1951年以来美国的国际收支一直处于赤字状态。

其他任何国家如果出现赤字,都将不得不提高利率、实施紧缩政策并放弃其经济增长;但美国不必这样做,主要是因为世界其他地区需要或相信自己需要美元。所以我们的美国国债所承担的美元数额是债务,世界各国中央银行的国际货币储备是美国政府的债主。

想象一下,“如果你去商店可以简单地写一张借据就得到你需要的物品、支付你想要的租金、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其他人会持有你的借据,他们会通过持有它来认为自己很富有、他们之间可以交易这些借据、他们持续接受这些借据;但你永远不必付钱,你只需要不断地写借据”。

这基本上是美国在国际上做的事情。其结果是美国国债在国际储备中的数量是人民币的30倍、欧元的3倍,所以美国可以出现贸易逆差和军事逆差,然后把钱花在外国;其他国家如果出现赤字,它们必须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钱这是美国五角大楼地下室的一个小办公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告诉大家,你必须把你的原材料卖给美国和其他投资者、你必须从美国购买粮食和农作物而不是自己种植,你将不得不变得依赖美国否则我们就会制裁你、我们对待你会像对待古巴、伊朗、或委内瑞拉那样将你放逐于世界货币体系之外。所以基本上是你要你的钱还是你的命,这是国际市场交易的本质。

为什么这不会发生在美国身上?答案是美元的独特地位。美国的策略是把别国的存款花在其全球800个军事基地上。它从中国和其他国家进口自己已经不再生产的制成品、它自己收购外国企业。当这些美元被花掉时韩国和其他国家会收到这些美元,这些国家是收款人,他们拿走美元然后把它们变成本国货币,因为国内经济使用本币。

大家从中央银行获得本国货币,把美元交给中央银行,中央银行最终得到这些美元,中央银行用这些美元做什么呢?1971年前他们会购买黄金。如果他们购买黄金,美国的黄金储备就会减少,但现在外国央行不买黄金,去购买股票或私营部门债券,除了美国国债他们真的别无选择。

所以当他们购买美国国债时,他们又把美元送回美国。钱被回收回美国政府然后美国政府将这些钱用作军费去国外投资,各国的中央银行再将它们重新投入美国,这就是美国将整个世界金融体系变成美元区的方法。所有人都在使用来自央行的美元像俄罗斯和一些其他的国家,甚至中国在一段时间里都在储备美元来使他们的经济可以扩张到国外并持续增长。

独特之处在于:美国的国际收支逆差越大,他在国外花费的美元就越多,被回收为国内预算赤字提供资金就越多,所以政府不必向美国公民和投资者借款、不必印钞就能得到来自外国央行和政府提供的足够的资金来资助军费开支,这就是美国国际收支赤字背后的运作。

军费来自于其他国家,各国实际上在为800个军事基地的开销买单,也在为美国包围他们需要付出的成本买单,一旦有国家试图越轨并退出美元区,美国便使用它的军事力量,这实际上是使其他国家为美国的政策买单的必要方式。

美国的政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美国可以去其他国家说:“我们希望你遵循我们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就是私有化。你们必须向美国买家抛售你们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电力公司、原材料和石油”。

各国预期是当购买美国国债时得到的利息低于1%,但当美国私人投资者收购外国工业时,预期是每年至少可以赚取25%的利润和百分百资本收益。

我在1965年做了一个关于石油工业的国际收支平衡的研究在收支方面,美国投资向外国石油的所有钱都会在18个月内被收回。所以一年左右就可以收回所有的钱并且这还是一个恒定倍增的时间。

当时我受雇撰写给国会的报告中说,美国在1960年代的计划中关于石油工业的讨论是:“我们是否可以从其他国家获得大笔利润,且短时间内我们能从它们那获得足够多的投资用于投资海外,以及维持对他们的军事控制,这样就没有人敢退出美元体系了”。这基本上就是我们今天拥有的系统,这个系统是反常识的、并不公平,但你不会在经济学教科书中找到这种说法。经济学教科书说:“已经存在的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是均衡的结果并且是所有可能性中最好的结果,否则我们的世界将截然不同,然而这个结果不是不可避免”。

我将在接下来的演讲中阐述,我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种情况的,这样如果你确实想的话、你就会知道如何摆脱这个体系。总的来说,金融问题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愈演愈烈。

第一次世界大战基本上是金融资本国家之间的斗争:英国和法国武装起来避免他们认定的威胁即来自社会主义的威胁。具体而言就是德国和中欧的国家社会主义使德国、中欧与英国、美国和法国不同;前者的政府和重工业之间协调统一,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军备、造船、海军和银行业;德国、中欧和英国银行业的区别在于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政府代言人和银行家将与工业界合伙,一起提出需要国家增加多少信贷。

与英国银行不同,当德国银行投资一家公司时,不会要求它快速支付股息,并会说:“不要向投资者支付股息分红,我们不想要分红、我们希望你的公司成长。”然后从资本积累和股价中获取属于银行的收益。

与此相反1914年英国金融报刊开始发表警告称,他们担心英国会因为融资而输给德国。其银行希望在股市受到冲击后迅速获得回报,英国的市场上充斥着欺诈行为,证券交易人员会让投资者买入一家公司然后放在那,公司没有长期增长也没有政府、金融和工业之间的合作,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自由市场。

德国意识到要想发展,它得做美国曾经做过的事。正如我《保护主义》中提到的政府需要投资基础设施从而降低社会营商成本,如果政府来管理交通、电话、通讯系统等公共事业,政府可以按成本或补贴的方式提供免费的公共保健、医疗等服务所有这些都是被视为资本主义的政策。

当时人们认为工业资本主义会演变成社会主义,或者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有很多种有像德国以重工业为基础运行的国家社会主义、有无政府主义的社会主义、有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还有老式的李嘉图-穆勒式的社会主义他们要求通过征收土地税把资本主义从地主阶级中解放出来。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每个人都认为国家演进的趋势是让政府发挥更大的作用,社会主义是这些主义的统称,而其主要的支持者是资本家们,因为资本家希望政府补贴人民的发展以降低经商成本、降低工人的生活成本。如果政府提供医疗保障那么雇主可以减少对劳动力的支出,因为他们不必支付工人那部分生活成本。

德国的做法,作为一个经济体系似乎注定要支配盎格鲁-美利坚国家,这意味着存在两种不同资本主义的斗争,即德国模式的工业资本主义和盎格鲁-美利坚模式的金融资本主义间的斗争。

决定斗争结局的是美国站在英国一边加入一战。主要是因为美国金融体系从工业资本主义转向英国式体系,美国参战的前一天摩根大通去了白宫并说服了总统威尔逊说:美国通过军备向英国贷出了这么多钱,如果我们要从英国收回他们所欠的债务,我们将不得不卷入战争并确保英国获胜,从而有足够的钱付给美国的武器出口商,我在《金融帝国》中详细地讲述了这个故事。

美国确实摧毁了德国,但问题和金融波动是在和平时期开始产生的,那么和平的条件是什么?美国做了一些与欧洲传统经验大不相同的事:当英国及其盟友与拿破仑开战时,如果欧洲国家赢得战争的胜利,战争结束后战胜国通常会免除盟友之间因互相支持而产生的债务。于是英国想当然地认为美国人会像18世纪英国那样依照传统行事:我们是盟友现在我们赢了就不必为参战前购买的武器付钱,美国也确实同意英国不必支付给美国在战争期间提供的步和飞机的费用,但在美国参战前法国、英国和盟军向美国人借了巨资用于购买对抗德国所需的武器的贷款必须偿还。

英、法盟国内部的债务巨大到一旦偿还就要破产,英国1926年发生大罢工、法国也遭受超级通胀。因此德国被迫支付给英法大量的战争赔款,使得英、法可以有钱转手偿还美国的债务。

凯恩斯写了许多关于《凡尔赛条约》的精彩论文,《凡尔赛条约》是一场经济灾难,那些债务根本没可能被偿还,因为美国坚持索要第一次世界大战产生的债务,英法就不得不坚持要求德国提供巨额赔款,赔偿包括夺走与法国接壤的最具生产力的有利可图的德国土地、夺走德国的货币储备进而导致其破产。于是德国人经历了1920年代的恶性通货膨胀经历了德国马克的崩溃,这些都是纳粹的产生的客观条件并引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到1931年在经历了1929大萧条之后很明显整个世界都被美国政府的要求撕裂了,美国要求欧洲政府实施紧缩政策并偿还欠款,最后美国暂停了联盟间的债务、暂停了德国的赔偿,尽管美国说我们将把这些债务保留在账上“如果我们以后想要或者万一你以后有钱了,我们会要回你拥有的所有财富即经济盈余。”所以结果是德国再次陷入纳粹主义,英法两国意识到了德国发展的威胁于是英法德之间又发生了一场战争并且美国也加入了。而这一次美国对英国的战略与一战时大不相同罗斯福总统和他的内阁不喜欢英国,他们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使大英帝国解体的机会,可以通过帮助英国重建让他们再次对美国大量负债,就像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所做的那样通过让大英帝国解体来解决债务问题进而形成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

通过自由贸易现在美国已经拥有了大部分的黄金,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不仅拥有整个世界一半的货币黄金中央银行的黄金,它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工业规模因为美国在战争期间建立了全面的工业体系用以提供对抗德国的武器。

到1950年美国的贸易顺差和金融支配地位增长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其储备黄金大约占世界的四分之三,世界其他地区欧洲、亚洲 、拉丁美洲都被“限量”发展,当美国飞速发展,其它地区和国家的发展被扼杀了。

到1951年情况第一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的国际收支因朝鲜战争出现了逆差朝鲜战争的外汇交易代价过于昂贵,以至于之后的三十年整个美国的财政赤字都来源于军事及相关支出。

在《金融帝国》这本书中有一张图表展示了整个私营部门在50-60年代及以后都完全处于收支平衡状态,美国所有赤字都是军事支出导致的这个问题在1962年越南战争之后变得更加严重,在罗斯福第四次连任之后去世了,美国外交开始转向,南方的好战派和右翼操控了1944年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杜鲁门成为了新的总统,杜鲁门立即宣布支持大英帝国和法兰西帝国。1952年当选的艾森豪威尔决定举全美之力支持法兰西帝国包括越南(南越政权)他说:“任何想控制其自身原材料的国家、任何想自主发展的民族主义国家都是。”若真是这样定义的话,那时所有的国家都会被定义为,他们把越南和其他国家的民族主义革命与革命混为一谈。

自20世纪60年代肯尼迪总统在任时开始,持续到后来约翰逊总统任期(60年代末)导致了巨大的国际收支外流。越南战争期间在越美国士兵每人每年平均消耗一吨铜美国的策略是如果能持续不断的补充弹药就不会有任何人在战斗中存活,就好像他们是在丢铜锭互相战斗。打越南战争的成本包括在世界各地建立军事基地的花销特别是在中南半岛的花费,不仅仅是在越南在老挝也是如此作为法属殖民地所有的银行都是法国的,在当地花费的美元被越南中央银行、老挝和柬埔寨中央银行拿走了然后被送往巴黎,因为它们是法属殖民地的一部分。戴高乐将军每个月都会非常高调地演讲说:“我们持有这么多美元请把黄金还给我们。”我在60年代中期是大通曼哈顿银行的国际收支经济学专员,每个星期五我们都会等美联储关于美国黄金持有量的报告,那时你口袋里的每张印好的美元钞票其面值的25%都必须有黄金的支撑,尽管我们看到货币是很稳定的而黄金供应量在不断下降、每月都在下降。

这不光是因为戴高乐将军的漂亮演说,德国虽然没有进行演说但它也在兑现黃金,于是我们很明显地看到美国将会放弃金本位。令人惊讶的是反对越南战争的人正是华尔街的人,因为如上原因当我加入大通曼哈顿银行的时候乔治.钱皮恩是时任首席执行官,他反对美国的越战,他说美国发动越南战争在财政上是不负责任的,它正在推动国家陷入预算赤字和国际收支赤字。

华尔街的大多数人都是反战的现在主导越南战争和当今军事政策中的人主要是左翼;工会支持越南战争在有反战的时候工会会让成员去试图瓦解、工会领导人站出来支持战争说我们需要通过军工厂来实现就业,工会转到了政治光谱的极右翼。华尔街转到了政治光谱的相对左翼并保持了十年。

终于到了1971年当美国的黄金耗尽时它说:“我们不会再以每盎司35美元价格出售黄金了。”他们关闭了之前进行所有黄金交易的伦敦金库并放弃金本位,这在政府中引起了很大的担忧,因为如果想象一下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通过拥有大部分的黄金主宰了世界,它拥有了其他国家没有的黄金因此就拥有了发行货币的货币基础,于是它担忧现在会发生什么呢?

曾经有预测说:“美国将会出现国际收支赤字,美元将会贬值会出现失去控制的恶性通货膨胀。”我不认为会发生这种情况,我写了《金融帝国》一书来说明如果没有黄金各国中央银行要如何处理这些被注入世界货币体系的美元?我说他们只有一个选择,“他们不会去买美国的股票、不会去买美国的公司、不会买房地产而是买国债,国债取代了金本位,我们现在有一个美国国债本位。”我在德崇公司年会上做了一个演讲说了这番话,赫尔曼康恩立即雇用了我,他是一位军事战略家,你可能在以他为原型的电影《奇爱博士》中认识他,他跟我说 《金融帝国》一书的最大购买者是美国国防部和中情局买了有2000册,他们把这本书视作“行动指南”。我原以为社会主义者会读它但社会主义者在说:“美国很弱、美国很弱,我们赢了,战争结束了。”令我惊讶的是我以为其他国家在此以后会在某种程度上采取对抗美国国债本位措施。这本书被翻译成了西班牙语、我知道俄罗斯人也在翻译。

但是发生了什么?好像一瞬间世界对美国政府的债务更加依赖并超过了对黄金的依赖程度。

现在我们快进到1971-1972年,到了1973-1974年发生了所谓的石油战争这其实不是石油战争 而是粮食战争。卡特政府和美国政府说:我们看了美国的贸易数据,美国最强大的部门是农业是美国对外贸易的基石,它比工业表现得好比其他各行各业都表现的好,他们把粮食的价格翻了四倍,然后沙特阿拉伯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通过将油价涨了四倍来进行报复。

所以美国想找办法应对,我被带到国务院和美国财政部并会见了标准石油公司的前任金融负责人,他已加入财政部成为财政部的官员,这是很合适的因为石油就是国际收支并且这个人是我的老朋友,他说:“我们已经和沙特阿拉伯达成了协议,沙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对石油任意定价但必须把所有的贸易顺差都拿出来并重新投资于美国经济,我们不会让你们购买任何美国公司因为你们是阿拉伯人而我们不是,但你们可以购买道琼斯平均指数里面每个国家的一百万股股票,你们可以获得少数股份其余你们可以购买国库券。”沙特阿拉伯同意了从那时起他们就一直这样做。1978年发生了伊朗革命,这就是美元霸权如何被用来支配其他国家的一个例子。

伊朗在伊朗国王的统治下和其他国家一样债务是以美元计算的。美国的债务都是以美元计算的所以格林斯潘说:“美国总是可以偿还债务,因为它可以直接印刷美元,如果你是土耳其、中国、中国香港或韩国就不能印刷美元来偿还美元计价的债务。”现在伊朗持有美元储备、美国国库券债券和银行账户,这样它就可以支付之前政府借的外债的利息。所以1978年伊朗告诉大通曼哈顿银行说请从我们的账户中支付我们欠债券持有人的钱,大通银行已把首席执行官换成了大卫洛克菲勒而洛克菲勒想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他定义正确的事就是做财政部要求他做的事情但当时大通曼哈顿与花旗银行有很大的不同花旗银行一直想着为自己赚钱,但洛克菲勒最终是想成为财政部长。他想做政府让他做的事认为这才是好公民所以他说:“好吧,我们不打算从霍梅尼先生的账户中支付这笔钱,我们不喜欢霍梅尼,我们喜欢伊朗国王。”这就迫使伊朗政府拖欠了债务,根据伊朗国王时期的借款条款如果你错过了一次付款,你就要偿还全部的本金。想象一下如果你在这里办理了抵押贷款,你可以每个月支付一点但如果你错过了一个月没还款你就必须立即支付全部本金很显然伊朗付不起,这就成了美国将伊朗从世界金融市场中孤立的借口。

1985年日本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美国人对日本生产的汽车、电子产品和其他东西非常担心,所以他们要求日本经济“自杀”,日本政府很乐意这样做,因为二战后麦克阿瑟来了,他说我们有两个选择,日本当时在进行大型的社会主义运动,运动的参与者们带着头盔和警察打架时很英勇但是麦克阿瑟有一个绝佳盟友即黑社会组织山口组。

美国全力在背后支持犯罪集团,雇佣他们来暗杀社会主义者就像它在其他国家操作的一样最终让山口组掌权,这样他们几乎愿意做美国希望他们做的一切。

在《广场协议》他们同意大幅提高日元对美元的兑换价格以至于日本的汽车工业破产了,到1990年他们的经济完全崩溃了且至今仍在崩溃中。

所以如果你是美国的朋友,你就应该为美国做出牺牲杀死自己、扼杀你的经济来帮助美国,这就是在当今世界“成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意思。

好了,最后到了1991年斯大林主义的最后阶段也就是和新自由主义阶段,美国派出美国人帮助确保叶利钦获胜。正如普京总统所指出的那样,俄罗斯在1991年因注入经济命脉的新自由主义而失去了2200万人口,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失去的人口还要多这是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结果。

基本上1980年发生的事情就是世界经济的每一个趋势都在急速倒退,结果是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和美国的里根开启了新自由主义也就是金融资本主义而不是工业资本主义。这彻底改变了局势而且很明显,那时候世界被置于一种碰撞冲突的过程中。

现在世界面临的问题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大家都经历了房地产价格的崩溃,崩溃的情况在北朝鲜特别严重。美国人利用与卢布崩溃有关的亚洲危机以巨大的折扣购买朝鲜、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股票以取得控制权,这些都是由美国造成的,问题是其他国家如何阻止这种正在摧毁其经济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如何阻止本质上是迫使你陷入预算赤字的美国军事开支?美国说:“我们在冷战期间通过我们的军事建设和军用开支迫使俄罗斯大量开支用于防卫,使得俄罗斯无法生产民用消费性商品终使斯大林主义跌落神坛打败了俄罗斯”。

所以问题是:你如何避免因美国对你的军事威胁而支付超额的军事开支,迫使你的经济脱离于工业化?美国可以维持这样的军事开支因为它可以无限制的花销美元而其他国家不得不接受美元这是它们的储蓄形式。因此中国、俄国以及其他国家说:“我们不想落入1978年伊朗所处的境遇,我们必须挣脱美元区、我们必须去美元化”。显然当下国与国之间的交易都必须使用美元因为这是一个已经被创立且运行的体系,因此中国不得不持有巨量的美元储备、俄罗斯也必须持有美元储备,不过它们首先意识到:我们需要一个替代通货,显然这个替代通货非黄金莫属。

俄罗斯在利用其贸易和投资盈余买入黄金,原因如下但并不是很直观:1975年我和赫尔曼康恩去了白宫试图告知其黄金实在的优点,如果有一样东西可以为所有国家认可使用人们会说:不同国家是不一样的,中国喜欢银类的贵金属。但是赫尔曼康恩拿出一张世界地图说:哪些国家不喜欢黄金呢?是美国和西欧、是那些信任政府的国家。那哪些国家喜欢黄金呢?是世界所有其他部分像亚洲、拉丁美洲、中国等,是那些不完全信赖政府的人、是那些觉得经济和股市不稳定应该保护自己而未雨绸缪的人。因此整个地球上除了盎格鲁-美利坚、西欧之外的其他人都觉得金银是客观上的好东西因为它们的总量是有限的。我曾经说过金是一种非常稳定的金属,因为如果是1971年前的黄金交易标准一旦有国家像美国在国外花费军事基金的时候,它会持续失去黄金同时失去它控制世界货币体系的能力,得到黄金的国家像中国、俄罗斯、上合组织国家区域由于黄金的流入从而重掌世界货币体系。

去美元化和避免使美元成为你的储备货币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去美元化就是要寻找一个美元替代物。当我想到中国和俄罗斯在讨论去美元化的时候,他们首先在讨论的是在外贸交易中如何避免使用美元?那你能怎么做?你永远不要以外币借钱、你只借用你自己国家的货币、你不要用美元给你的进出口计价,因为一旦你用美元签订了贸易协议美国就已经是你的威胁了美国可以轻易地将你从SWIFT系统中抹除并且可以暂停你的银行交易系统,于是你就无法操控你的金融体系就像关闭电灯的开关一样,这就是美国的不对等战争。

不过假使你能用本国的货币给你的交易投资体系及债务计价那样如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想要对你的货币进行经济袭击、并使其贬值,让你只能通过支付更多的本国货币来提升美元价值、并支付美元债务,你就能对这些免疫你可以用自己印的货币来支付债务,无论是人民币、港币还是其他货币。

所以首先要避免使用美元,但要使你的国家的货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你必须做美国所做的事情,美国通过运行国际收支赤字使美元成为储备货币,这是将美元注入世界中央银行系统使各国中央银行能够在其外汇储备中持有美元,这就是成为储备货币的意思。我不认为中国或俄罗斯现在有多少可能,运行国际收支赤字他们正在积累美元。

所以如何将人民币或卢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其他人如何获得人民币或卢布?如果你不花钱、如果你不通过贸易逆差从他国进口货物、如果你不向他们投资通过投资外流购买他们的资源或花费旅游资金或军事资金,我觉得短期内这些都不会发生,所以短期内去美元化你能做的就是切断你的货币与美国经济的联系。

幸运的是有一个人在帮助你们,他做的比我或任何我认识的左翼分子做的都多他就是唐纳德特朗普,他意识到其它国家对去美元化犹豫不决。他们犹豫不决因为需要有足够数量的国家接受对方的货币,中国接受俄罗斯的卢布、俄罗斯接受人民币,伊朗、土耳其等其他国家也要这样做,所以特朗普已经明确表示:“美国必须是赢家其他国家是输家,在任何贸易协议或金融协议中都是如此。”这无疑推动了俄罗斯加入中国和上海合作组织的圈子,特朗普还明确表示:“我们无意偿还其他央行的任何美元,如果我们不喜欢持有这些美元的国家,我们可以简单地取消他们在财政部的账户”。

你可以有一个银行账户,但是如果银行总裁说:“我们刚刚删除了你的账户,现在你不能用它支付租金因为我不喜欢你。”这就是美国可以对外国做的事情,正如1978年对伊朗做的那样。是的,特朗普已经明确表示这是他们的选择之一,所以他说:“你最好振作起来独立于美元,因为即使我不这样做,我背后的深层集团即管理中央情报局、国务院和财政部的人也会对你这样做。”他写了一本书来解释整个政策这本书叫《交易的艺术》这就是特朗普赚钱的方法,他是纽约最大的房地产骗子。

如果你碰巧去纽约旅行与出租车司机或者任何一个你遇到的人交谈你就会遇到与特朗普有一些经济往来的人,特朗普的商业计划很简单如果他与一个承包商达成一份提供砖头协议,特朗普他给你百分之十的定金,当承包商说:“我完成了。”要剩余的钱的时候,特朗普会说我只给你百分之五十因为我不喜欢这些砖头。我认识一个宾夕法尼亚州的人,他卖给特朗普30台施坦威钢琴然后当他要求付款时特朗普说:“大部分钢琴跑调了,所以我不会付给你任何钱,你起诉我吧!”在美国需要五年时间和至少五万美元才能提起诉讼美国法院是非常非常坑人的。因此要想起诉唐纳德特朗普是很难的,没有多少人最后能把钱要回来。

我在一个考古学的会议做完演讲后有一个人走过来对我说:“他是一个建筑师,实际上是特朗普大厦的浴室的建筑师,他设计了浴室,他说特朗普大厦建造非常简陋。”然后他寄来了账单特朗普说:“我们不喜欢这个设计,我们不会付钱给你。”然后建筑师发现根据纽约法律,建筑师必须在建筑部门文件上签字。是的,建筑已经完成了他还没有签字,特朗普受到威胁可能要损失2亿美元并且破产,他是我知道的唯一得到特朗普付款的人,但特朗普也欺骗了为他提供资金的银行,除了俄罗斯的贪污犯和洗钱者没有人愿意和他打交道。

他发现他可以做整个房地产生意,而不是卖给租户。如果你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你正在寻找一个公寓买家或投资者来购买你的公寓,而特朗普寻找的是有额外美元的外国人他们想隐藏并迅速离开他们的国家。这些公寓基本上不是用来居住的、不是用来使用的而是洗钱者和腐败分子存储他们资产的一种方式。

你知道关于美国人购买百年老酒或稀有葡萄酒作为收藏战利品的笑话有人花5000美元买了一大瓶里奇堡葡萄酒,他们想庆祝一下开个派对,把50年甚至是75年的葡萄酒都倒了出来但是发现酒变成了醋,买家向拍卖行抱怨说:“这酒变成了醋。”拍卖行跟买家说:“这酒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来交易的。”这就是特朗普的公寓,他们不是用来住的基本上是用来交易的。他成了电视名人、并当选为总统,因为希拉里领导的说:“这次选举是两害择其轻。”美国人做出了我认为正确的选择,特朗普是较小的邪恶不然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当然特朗普还是较轻的邪恶,我们还生活在选举的后续影响之中,因此可以见到特朗普试图执行美国外交政策、经济政策、货币政策和军事政策这些方面“我赢你输,除非你能去美元化”的状态。我试图说明这一点“虽然我写的很多书很多人都读过,但我完全无法做到唐纳德特朗普所能做到的,就是让全球团结起来对抗美元霸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