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迎合近几年来所吹起来的“正确”风,好莱坞许多电影都不得不加大黑人演员的出演成分。

“含泪”拿下超13.4亿美元的票房,还“不小心”在奥斯卡奖项当中,拿下了几项大奖。

尽管当初许多人都嘲讽,在面对“血统高贵”的电影之时,也是需要低下它骄傲的头颅。

莱昂纳多看了都直呼:草,早知道我也去拍“血统”电影了,说不定早就拿下影帝。

在即将要举行的第94届奥斯卡颁奖晚会上,将会新开设一个“粉丝最爱电影”奖项。

粉丝可以通过特定的话题来为喜欢的电影进行投票,投票范围不仅限于奥斯卡提名影片,而是符合所有符合奥斯卡报名资格的影片。

有人认为:这是奥斯卡向流量低头了,作为专业的电影奖项,设置这种纯粹的粉丝向奖项,有些过于娱乐,太不专业了。

甚至都有人直接嘲讽:只要国内的饭圈一出手,giegie主演的电影拿下奥斯卡“大奖”还不是轻轻松松?开冲就完了。

毕竟奥斯卡近几年来都的收视率都在下降,官方为了挽回收视率,做出这样的改动也无可厚非。

作为世界上最知名的电影奖项之一,奥斯卡的名字在很多观众群体当中绝对算得上是如雷贯耳。

奥斯卡之所以能够拥有如此之大的知名度和权威性,是基于好莱坞本身在世界电影市场的份额。

明白了奥斯卡的性质之后,对于奥斯卡这几年为了挽回收视率,所做的调整也就不难理解了。

好莱坞迎合“正确”风潮,所以《绿皮书》击败《三块广告牌》、《敦刻尔克》、《逃出绝命镇》等电影,斩获奥斯卡最佳影片;

好莱坞近几年的市场份额有所下滑,所以奥斯卡树立一个粉丝向奖项也是无可厚非。

不得不说,虽然只有三个字,但是却将奥斯卡评委团的组成完美概括了,甚至还隐约透露出一种傲慢的性格在其中。

这是因为奥斯卡的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评委会的组成:白人占据了94%,男人占据了77%,并且平均年龄在62岁以上。

这个群体习惯了在家中带着老花镜看着DVD,并且还十分注重外界对自身“品味”的评价。

他们在对电影进行评价的时候,往往都会带着一种来自几十年前的傲慢,以及一身迟暮的流行气息。

于是在奥斯卡就有了《社交网络》输给了《国王的演讲》、格温妮丝帕特洛凭借《莎翁情史》斩获奥斯卡影后的荒诞、卡梅隆《泰坦尼克号》火遍全球,主演莱昂纳多却连提名都没混到的荒谬。

甚至马丁斯科塞斯直接炮轰奥斯卡:shame on you!(为你羞耻)。

奥斯卡的这种荒诞评奖准则,使得莱昂纳多冲奥十几年,却落得每年陪跑的悲惨命运,最后凭借《荒野猎人》才拿下小金人。

当年阿汤哥的《木兰花》在颁奖季上全程领跑,但是这些老白男宁愿第二次颁奖给迈克尔凯恩,也不愿意看阿汤哥一眼。

甚至在2006年,小李子一口气拿出了两部电影,《无间行者》和《血钻》两部电影,双保险怎么都会捞到一个奖项吧。

因为他在片中的印象,完美戳中了老白男的G点:又老又丑、又沧桑、又会演、戏外还是千年孺子牛!

在角色的选择上,也往更痛苦、更纠结、更歇斯底里、更难以自拔的绝岭上挑战。

老白男喜欢人格分裂,他演了《禁闭岛》,但出品方临时延档,令他迅速沦为冲奥炮灰;

老白男喜欢陷入生活困境的中年男子,他演了《革命之路》,结果连迈克尔-沙南都提了男配,他却两手空空;

老白男喜欢逼格很高的纠结男,他演了《盗梦空间》,但诺兰都被学院无视,更何况莱昂纳多?

终于,莱昂纳多破釜沉舟,由直变弯,化妆扮老,但《胡佛》上映后却让很多人看睡着,再度被提名拒之门外;

莱昂纳多降低要求,不争男主争男配,在《被解放的姜戈》里演了一个不作就不会死的农场主,韦恩斯坦连一个男配提名都没帮他抓住。

《荒野猎人》像是发出了最后的呐喊:我TM都快死了,老白男这才不情不愿掏出个奖杯用以慰藉。

对于奥斯卡的这种“创新”究竟是好是坏,目前还没有办法看的出来,但能够确定的是,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作为资本的一方,已然是站在了不败的一方。

因为单凭这样一个新奖,就能引起讨论和热度,背后所带动的各种流转资金,自然让奥斯卡身价倍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