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温网男单第四轮,澳洲新星、20岁的克耶高斯迎战法国单反好手加斯奎特,两人在去年温网曾有过交手,克耶高斯在那场比赛中挽救了九个赛点后完成五盘大逆转,今年二人再次相遇,最终是加斯奎特笑到最后。如果这就是剧情的全部,那也就不稀奇了。比赛中,克耶高斯消极比赛,和裁判争执,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连珠炮似的提问,克耶高斯否认自己是在消极比赛,态度恶劣,让现场一度火药味十足。

去年的温网,当时排名仅144名的克耶高斯凭借外卡进入温网正赛,将纳达尔挑落马下后杀入八强,让世人记住了克耶高斯这个名字。而今年以26号种子身份征战的他,在本轮比赛中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

在第二盘比分处于落后时,克耶高斯在加斯奎特的发球局中表现散漫,甚至在对手发出球后直接调头走向另一边,送给对手一个个ACE球,态度极其消极,引来现场观众的阵阵嘘声,这在崇尚绅士文化的英国并不常见。

这与他去年顽强挽救九个赛点完成逆转的壮举实在是大相径庭,不禁让人对这个刚刚冉冉升起的新星倍感失望。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连珠炮似的提问,克耶高斯否认自己是在消极比赛,态度恶劣,让现场一度火药味十足。

“我一直在认真比赛,没有停过。你说我没有去接发球,这是你的看法,我不这样认为。你想去试试接加斯奎特的发球吗?我可以把我的球拍给你,然后让我看看你能接回去几个发球。”这位95小将的回答让现场记者指责不断,最后发布会主持人不得不出面控制场面,才避免了一场球员和记者之间的口水战。

除了消极比赛外,克耶高斯在比赛中还与主裁发生了冲突。在一次局间休息中克耶高斯换袜子耽搁了一些时间被主裁警告,他当即向主裁说:“你要是连我换个袜子都要警告,那纳达尔他们每分之间都要用30秒以上的时间你怎么办呢?”

克耶高斯去年温网因为击败纳达尔而出名,今年则是“坏脾气”让他名声大噪,从首轮对裁判大喊“肮脏的”,第三轮戴违规发带,赛间砸球拍险砸到观众,到昨天消极比赛,他可算是把“个性”发挥到淋漓尽致。

说真的,看惯了这么多或者温文尔雅、或者沉默少言、或者滴水不漏的帅哥网球高手,克耶高斯还真是令人眼前一“亮”有个性,还真有点让人想起李娜。

克耶高斯1995年4月27日出生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有希腊和马来西亚血统,所以看到他黝黑的肤色,还有比较少见的长相,不要感到奇怪。

但如果你见到克耶高斯小时候当球童的照片,估计喝下去的一口水要喷出来一个彻彻底底的小胖墩。

4岁开始,克耶高斯拿起网球拍,并且表现出过人的天赋,2010年,年仅15岁的克耶高斯在斐济拿下了个人第一个ITF青少年组冠军,转年他开始全面参加比赛,并在澳网(微博)完成了生涯大满贯青少年组首秀。但是,即使是他的妈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时候胖乎乎的男孩,在第一次参加温网的时候就能够击败世界第一纳达尔。

在个人简介中,克耶高斯是这么写的,他最喜欢的场地类型是硬地和草地,喜欢听蕾哈娜和李尔韦恩的流行音乐。这位爱看电视、爱打篮球、最喜欢《恶搞之家》的少年,有过很多偶像,分别是纳达尔、勒布朗詹姆斯迈克尔乔丹。

或许是澳大利亚的高温,让人们格外燥热,所以这里盛产网坛坏小子。谁都知,同为澳大利亚球员,托米奇本是未来可憧憬的巨星,但场上还没收获成绩,场下就来了“叛逆”,如此不乖的少年,谁还爱?

但克耶高斯还有另外一个理由让他脾气坏不爱网球。温网还没开赛,克耶高斯就说了一番令人惊讶的话,将自己逼上了舆论浪尖。“我不喜欢网球,在我14岁时,我本是打篮球的,但最终选择了网球,这简直太疯了。我父母给我压力,直到今天,我依然发现自己不爱这项运动。”最近,他甚至与长期合作的教练分手。

针对克耶高斯在场上的种种表现,有人称他为网坛的“坏男孩”,这位澳洲小将表示,自己不这么觉得,“我只是在场上将我的情绪释放出来了,你们说我坏那就坏吧,无所谓。”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