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为推特最大股东后,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拒绝成为推特董事会的一员,但仍遭到了推特其他股东的起诉。

美国当地时间4月12日,媒体报道称推特一名股东起诉马斯克,称马斯克延迟披露自己在推特持股比例,从而让推特股价保持低位,而马斯克则能以低价继续买入股票,这位名叫Marc Bain Rasella的股东向曼哈顿的联邦法院控告马斯克证券欺诈。

4月11日,推特首席执行官Parag Agrawal首先表态,称马斯克拒绝进入推特董事会,但无论如何推特都将重视马斯克的意见,并对他进入董事会持开放态度。其后马斯克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文件,再次确认自己无意进入推特的董事会,并表示他可能会与推特董事会进行包括战略、治理在内的讨论。

需要注意的是,马斯克突然转变态度,决定拒绝推特的邀请进入董事会,这意味着马斯克可以选择无限制地继续购入推特的股份。

另一方面,马斯克目前仍亲自负责多家企业的运营工作,包括电动车特斯拉、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太阳城公司SolarCity以及负责隧道建设的“无聊公司”Boring Company。受制于原材料涨价和疫情影响,特斯拉今年的交付将出现新的挑战,而Space X等其他企业也需要马斯克的投入,因此他不太可能再主动介入推特的工作。

不过,马斯克仍对推特的变革抱有相当高的积极性,他在推特上发表的建议也被推特CEO所重视。投行分析师Dan Ives指出,马斯克的加入将导致推特产生一系列的战略举措,其中可能包括一系列短期和长期的可能性,让仍在社交媒体军备竞赛中苦苦挣扎的推特摆脱困境。

作为该平台上拥有超过8000万粉丝的KOL,马斯克的影响力不容忽视,他的粉丝数量在推特平台上排名前五,仅次于比尔盖茨、奥巴马等人。

但正是因为太具影响力,SEC多次就马斯克在推特上公布特斯拉的商业信息而发起诉讼,虽然马斯克已有所收敛,但推特仍然是他公布特斯拉和Space X等企业最新进展的渠道。

在向SEC递交文件宣布自己成为推特大股东前,马斯克曾于3月25日在推特上表示,他正在认真考虑建立一个新的社交媒体平台,并质疑目前推特在限制。

而从递交文件的披露情况来看,马斯克发表这些言论之前已经购入推特股份,甚至是一早已经在低调布局。

根据监管文件,马斯克早在今年1月31日已经开始购入推特的股票,购入行动一直延续至4月1日才结束,购入股价区间为32.8美元至40.3美元,低于目前推特47美元每股的价格。

在连续购入两个月后,马斯克花费了26.4亿美元掌握了推特9.1%的股份,超过投行机构Vanguard Group的8.79%成为推特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马斯克答应推特成为董事会成员,那么他在2024年股东会举行前的持股不能增加至14.9%,但马斯克最终拒绝进入董事会,意味着他仍然可以继续无上限地收购推特该股份。

在成为推特大股东后,马斯克是否会影响推特对的政策?推特方面表示,即使马斯克已经成为第一大股东,但他在推特上也并不会有任何特权。

不过作为重要股东,推特的管理层非常关注马斯克对推特提出的改革建议,例如马斯克曾向用户询问“是否想要一个编辑按钮”,推特CEO回复称他发起的投票结果“将很重要”。

目前马斯克是否会利用大股东身份控制推特运营是外界关注的重点。根据他向SEC递交的文件,马斯克没有明确表示持有这些股份并不是为了改变或影响推特的控制权,他只是提到持有推特股份是用于投资目的。

在马斯克拒绝成为董事会成员后,推特CEO就表示尊重马斯克的决定,并表示此前就马斯克加入董事会经过多次讨论,认为马斯克作为公司股东,他和其他董事会成员一样,必须以公司和股东利益为前提。

在马斯克最初宣布成为推特大股东后,不少投资者看好马斯克会推动公司的管理层进行重组,尤其是他加入推特董事会后,将对推特的运营带来积极影响。不过在马斯克宣布拒绝进入董事会后,推特的股价出现走低,马斯克也删除了部分关于推特战略建议的推文。

事实上,马斯克目前负责管理多家公司,例如最为人熟知的电动车公司特斯拉,以及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前者在今年3月和4月分别在德国柏林和美国得州启动新工厂的交付工作,后者则通过猎鹰9号火箭搭载4名非官方身份的宇航员前往国际空间站,完成有史以来第一个完全由私人组织的宇航员团队发射任务。

除了上述两家公司,马斯克还管理着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太阳城公司SolarCity以及负责隧道建设的“无聊公司”Boring Company。虽然马斯克精力非常旺盛,但难以应付如此多公司的管理工作,直接介入推特的运营无疑将加大他的负担。

此外,特斯拉今年面临非常严峻的交付挑战,虽然柏林和得州两大新工厂先后投产,但上海超级工厂正面临建成以来最长的一次停产时间,该工厂从3月28日起一直停产至今,目前仍未有恢复生产的时间表。

上海超级工厂是特斯拉现有四大造车工厂中产能最高的工厂,不仅承担中国市场的交付,该工厂还是特斯拉的主要出口中心。根据乘联会的统计,特斯拉在今年3月出货共计65814辆汽车,其中绝大部分(65754辆)销往中国本地市场,只有60辆用于出口。按照这一产能计算,上海超级工厂在停产的半个月里已损失了至少3万的产能,对特斯拉今年140万辆的交付目标将带来不确定因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